相和歌辞 东武吟

类型: 仕途无奈相和歌辞乐府

好古笑流俗,素闻贤达风。

方希佐明主,长揖辞成功。

白日在高天,回光烛微躬。

恭承凤皇诏,歘起云萝中。

清切紫霄迥,优游丹禁通。

君王赐颜色,声价凌烟虹。

乘舆拥翠盖,扈从金城东。

宝马丽绝景,锦衣入新丰。

倚岩望松雪,对酒鸣丝桐。

因学扬子云,献赋甘泉宫。

天书美片善,清芬播无穷。

归来入咸阳,谈笑皆王公。

一朝去金马,飘落成飞蓬。

宾友日疎散,玉尊亦已空。

才力犹可倚,不惭世上雄。

闲作东武吟,曲尽情未终。

书此谢知己,吾寻黄绮翁。

古诗文诗词网,唐诗,宋词,名词佳句,国学诗词,李白,杜甫

18

作者简介-李白

李白,字太白,陇西成纪人,凉武昭王暠九世孙。或曰山东人,或曰蜀人。白少有逸才,志气宏放,飘然有超世之心。初隐岷山,益州长史苏颋见而异之曰:“是子天才英特,可比相如。”天宝初,至长安,往见贺知章。知章见其文,叹曰:“子谪仙人也。”言于明皇,召见金銮殿,奏颂一篇。帝赐食,亲为调羹。有诏供奉翰林,白犹与酒徒饮于巿。帝坐沈香亭子,意有所感,欲得白为乐章,召入,而白已醉。左右以水颒面,稍解,援笔成文,婉丽精切。帝爱其才,数宴见。白常侍帝,醉,使高力士脱鞾。力士素贵,耻之,摘其诗以激杨贵妃。帝欲官白,妃輙沮止。白自知不为亲近所容,恳求还山。帝赐金放还,乃浪迹江湖,终日沈饮。永王璘都督江陵,辟为僚佐。璘谋乱,兵败,白坐长流夜郎,会赦得还。族人阳冰为当涂令,白往依之。代宗立,以左拾遗召,而白已卒。文宗时,诏以白歌诗、裴旻劒舞、张旭草书为三绝云。集三十卷,今编诗二十五卷。


译文:

我信而好古,流俗的世俗之风看不顺眼,而一向仰慕贤达之风。 我所希望的是能够辅佐明主,功成之后再长揖而去。 皇帝像高悬在天空中的白日一样,它的光辉有幸地照到了我的身上。 我恭承皇上的沼书,起身草莽中,奔赴长安。 从此后在皇帝身边任清贵切要之职,在紫禁城内自由进出。 由于君王的另眼相待,因此我的声名噪起,如凌烟虹。 常履从天子的乘舆,进出于长安城东的温泉宫中。 我乘着宝马来到这风景佳丽之地,身穿锦衣进入新丰镇。 在骊山温泉宫里,有时游山逛景望松雪而寄傲,有时在筵席上对酒弹琴。 也曾像汉代的扬子云献赋甘泉宫一样问皇上献赋。 皇上下诏对我的“雕虫小技”加以赞美,我的美名从此传播开来,天下皆晓。 从温泉宫回到长安后,王公权贵争相交结,好不热闹。 一旦我朝别金马,辞京还山,就如同一颗蓬草一样随风飘落。 门前的宾客日稀,案上的酒杯已空。 但我自觉才力可合,与当世之雄才相比,一点也不比他们差。 闲来作一曲《东武吟》,曲而情犹未尽。 书此诗向诸知己告别,从此吾将追随往昔商山四皓,返吾初服,啸傲山林去了。


注释:

东武吟:乐府旧题。《乐府诗集》卷四十一列于《相和歌辞·楚调曲》。东武,齐地名,是泰山下的一座小山。晋陆机、南朝宋鲍照、梁沈约等均有拟作。内容多叹息人生短促,荣华易逝。 好古句:谓崇尚古代淳朴的风尚,嘲笑当时趋炎附势,追名逐利的庸俗风气。 素闻句:言向来了解贤能通达之人的风度。 方希句:谓正希望辅佐明君,建功立业后,急流勇退,如战国的鲁仲连,西汉的张子房。 白日二句:谓自身蒙受君恩。白日,象征天子,回光,象征君恩。烛,作动词用,即照耀之义。微躬,自身的谦称。 恭承二句:谓应天子诏书,从村野到朝廷。恭承,应诏的敬辞。凤凰诏,帝王使者送达的诏书。欻(xū),忽然。云萝,指深山隐居之处。 清切二句:谓在宫中任职,悠闲自得。清切,清贵而贴近皇帝的官职。紫宵,帝王之居。迥(jiǒng),远。优游,悠闲自得。丹禁,帝居之禁城。 君王二句:二句:谓在宫中深受天子赏识,声价倍增。凌,升高。烟、虹,借指天空高处。 乘舆句:言随天子出巡,见其地位之高,受宠之甚。乘舆,天子所乘之车。翠盖,以翠鸟羽毛装饰的车盖。 扈从:随从皇帝出巡。 宝马二句:谓乘宝马,衣锦绣,外出悠游。宝马句,言所乘宝马美如“绝景”。绝景(yǐng),骏马名。新丰,旧县名。《汉书·地理志》:骊山在南,故骊戎国,秦为骊邑。高祖七年置。颜师古注:太上皇思东归,于是高祖改筑城寺街里以像丰,徙丰民以实之,故号“新丰”。 丝桐:代指锦瑟。 因学二句:谓效仿汉扬雄,向天子献诗赋。《汉书·扬雄传》:孝成帝时,客有荐雄文似相如者,上方郊祀甘泉泰畤、汾阴后土,以求继嗣。召雄待诏承明之庭。正月从上甘泉,还奏《甘泉赋》以风。 天书二句:言天子下诏书赞赏主人公的诗作,从而使自己声名远播。天书,皇帝的诏敕。片善,即小善。此处为谦词。清芬,高洁的德行。此处指文才声誉。 金马:即金马门。汉武帝得大宛马,乃命东门京(人名)以铜铸像,立马于鲁班门外,因称金马门。东方朔、主父偃等曾待诏金马门。《史记·东方朔传》:金马门者,宦者署门也。此处代指朝廷。 黄绮:商山四皓的简称。


赏析:

这首诗列入《乐府诗集》卷四十一,作于唐玄宗天宝三载(744年)夏李白离开翰林院之时,因此又名《还山留别金门知己》、《出东门后书怀留别翰林诸公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