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歌子

日薄花房绽,风和麦浪轻。

夜来微雨洗郊坰。

正是一年春好、近清明。

已改煎茶火,犹调入粥饧。

使君高会有馀清。

此乐无声无味、最难名。

古诗文诗词网,唐诗,宋词,名词佳句,国学诗词,李白,杜甫

18

作者简介-苏轼

苏轼:(1037-1101)北宋文学家、书画家。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属四川)人。苏洵子。嘉佑进士。神宗时曾任祠部员外郎,因 反对王安石新法而求外职,任杭州通判,知密州、徐州、湖州。后以作 诗“谤讪朝廷”罪贬黄州。哲宗时任翰林学士,曾出知杭州、颖州等, 官至礼部尚书。后又贬谪惠州、儋州。北还后第二年病死常州 。南宋 时追谥文忠。与父洵弟辙,合称“三苏”。在政治上属于旧党,但也有改革弊政的要求。其文汪洋恣肆,明白畅达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 。其诗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比喻,在艺术表现方面独具风格。少数诗篇 也能反映民间疾苦,指责统治者的奢侈骄纵。词开豪放一派,对后代很 有影响。《念奴娇・赤壁怀古》、《水调歌头・丙辰中秋》传诵甚广。 擅长行书、楷书,取法李邕、徐浩、颜真卿、杨凝式,而能自创新意。 用笔丰腴跌宕,有天真烂漫之趣。与蔡襄、黄庭坚、米芾并称“宋四家 ”。能画竹,学文同,也喜作枯木怪石。论画主张“神似”,认为“论 画以形似,见与儿童邻”;高度评价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的艺术 造诣。诗文有《东坡七集》等。存世书迹有《答谢民师论文帖》、《 祭黄几道文》、《前赤壁赋》、《黄州寒食诗帖》等。画迹有《枯木怪石图》、《竹石图》等。--(1037―1101)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。眉州眉山(今属四川)人。苏洵长子。嘉二年(1057)进士。累除中书舍人、翰林学士、端明殿学士、礼部尚书。曾通判杭州,知密州、徐州、湖州、颍州等。元丰三年(1080)以谤新法贬谪黄州。绍圣初,又贬惠州、儋州。徽宗立,赦还。卒于常州。追谥文忠。博学多才,善文,工诗词,书画俱佳。于词“豪放,不喜剪裁以就声律”,题材丰富,意境开阔,突破晚唐五代和宋初以来“词为艳科”的传统樊篱,以诗为词,开创豪放清旷一派,对后世产生巨大影响。代表作有《念奴娇・赤壁怀古》、《江神子・猎主要作品有:定风波(莫听穿林打叶声)昭君怨(谁作桓伊三弄)洞仙歌(冰肌玉骨)浣溪沙(游蕲水清泉寺)西江月(顷在黄州)八声甘州・寄参寥子浣溪沙(簌簌衣巾落枣花)水龙吟(似花还似非花)行香子・过七里滩永遇乐(彭城夜宿燕子楼)西江月・重九(点点楼头细雨)满江红(江汉西来)满江红・怀子由作(清颍东流)江城子(十年生死两茫茫)念奴娇・赤壁怀古②临江仙(夜饮东坡醒复醉)水调歌头(明月几时有)蝶恋花(花褪残红青杏小)鹧鸪天(林断山明竹隐墙)望江南(春未老)卜算子(缺月挂疏桐)贺新郎(乳燕飞华屋)阮郎归(绿槐高柳咽新蝉)

注释:

南歌子:唐教坊曲名。隋唐以来曲多以「子」名,「子」有小的含义,大体属小曲。调名本自汉张平子《南都赋》:「坐南歌兮起郑舞」句,取淳于棼事。《金奁集》入「仙吕宫」。此词有单调、双调二体。单调者始自温飞卿词,因词有「恨春宵」句,名《春宵曲》。张子澄词本此添字,因词有「高捲水晶簾额」句,名《水晶簾》,又有「惊破碧窗残梦」句,名《碧窗梦》。郑子聃有《我爱沂阳好》词十首,更名《十爱词》。以温飞卿《南歌子·手里金鹦鹉》为正体,单调二十三字,五句三平韵。另有单调二十六字,五句三平韵。双调者有平韵、仄韵两体。平韵者始自毛熙震词,周美成、杨无咎、仲殊五十四字体,无名氏五十三字体,俱本此添字。仄韵者始自《乐府雅词》,惟石次仲词最为谐婉。周美成词名《南柯子》,程正伯词名《望秦川》,田不伐词有「簾风不动蝶交飞」句,名《风蝶令》。双调五十二字,前後阕各四句三平韵;双调五十四字,前後阕各四句三平韵等变体。 题注:傅注本、元延祐本无题。明吴讷钞本、《苏长公二妙集》本、毛本有词题曰「晚春」。 花房:即花冠,花瓣之总称。傅子立注:「韩昌黎:『辛夷花房忽全开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句出《感春五首之五》,见《五百家注昌黎文集·卷四》,别见《全唐诗·卷三百三十九》。」 麦浪:傅子立注:「柳子厚:『麦芒涨天摇青波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句出《闻黄鹂诗》,『涨』原作『际』,见《柳河东文集·卷四十三》,别见《全唐诗·卷三百五十三》。」 「已改煎茶火」句:傅子立注:「《荆楚岁时记》:『寒食风俗,以介子推之故则禁火。』按《周官·司烜(xuǎn)氏》:『仲春以木铎修火禁于国中。』注云:『为季春将出火也。』然则今寒食禁火,为近季春之时。盖断故火而改新火。魏野诗曰:『殷勤旋乞新钻火,为我亲煎岳麓茶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《荆楚岁时记》『寒食禁火三日』条云:『历合在清明前二日,亦有去冬至一百六日者,介子推三月五日为火所焚,国人哀之,每岁春暮为不举火,谓之禁烟,犯之则雨雹伤田。』傅注概述其大旨也。《周官》云云见《〈周礼〉注疏·卷二十六·秋官司烜氏》。魏诗乃佚诗,《永乐大典·卷八二三》『诗』字韵引此诗,『乞』作『觅』,宋蒲积中编《岁时杂咏·卷十五·清明》引此诗,『煎』作『烹』,并有诗题为『清明日书谔公房』。」 「犹调入粥饧(xíng)」句:傅子立注:「《玉烛宝典》:『今人悉为大麦粥,研杏仁为酪,煮饧以沃之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见《初学记·卷四·〈岁时部·寒食〉》引隋杜臺卿《玉烛宝典》。粥饧,甜粥、糖粥。」 此乐:傅子立注:「李太白《赠褚司马》云:『北堂千万寿,侍奉有光辉。……人闻无此乐,此乐世中稀。』」刘尚荣按:「见《李太白诗集·卷十二》,篇名作《赠历阳褚司马,时此公为稚子舞,故作是诗也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