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溪沙

类型: 宋词三百首

一向年光有限身。

等闲离别易消魂。

酒筵歌席莫辞频。

满目山河空念远,落花风雨更伤春。

不如怜取眼前人。

古诗文诗词网,唐诗,宋词,名词佳句,国学诗词,李白,杜甫

50

作者简介-晏殊

晏殊:(991-1055),北宋词人。字同叔,抚州临川(今属江西)人。景德中赐同进士出身。庆历中官至集贤殿大学士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淑密使。谥元献。其词擅长小令,多表现诗酒生活和悠闲情致,语言婉丽,颇受南唐冯延已的影响。《浣溪沙》中“无可奉告花落去,似曾相似燕归来”二句,传诵颇广。原有集,已散佚,仅存《珠玉词》及清人所辑《晏元献遗文》。又编有类书《类要》,今存残本。(《辞海》1989年版)--(991-1055)字同叔,抚州临川(今江西抚州)人。景德二年(1005)以神童召试,赐同进士出身。仁宗时,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。当时名臣范仲淹、富弼、欧阳修和词人张先等,均出其门。卒谥元献,世称晏元献。诗属“西昆体”,词风承袭五代冯延巳,闲雅而有情思,语言婉丽,音韵谐和。其《浣溪沙》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一联,以属对工巧流利著称。有《珠玉词》。主要作品有:浣溪沙(一曲新词酒一杯)浣溪沙(一向年光有限身)蝶恋花(槛菊愁烟兰泣露)清平乐(金风细细)清平乐(红笺小字)踏莎行(祖席离歌)踏莎行(小径红稀)破阵子(燕子来时新社)玉楼春(绿杨芳草长亭路)

注释:

一向:一晌,片刻,一会儿。年光:时光。有限身:有限的生命。 等闲:平常,随便,无端。 销魂:极度悲伤,极度快乐。 莫辞频:频,频繁。不要因为次数多而推辞。 怜取眼前人:元稹《会真记》载崔莺莺诗:“还将旧来意,怜取眼前人。”怜:珍惜,怜爱。取:语助词。


赏析:

这是一首伤别之作,叹人生有限,抒写离情别绪,所表现的及时行乐的思想,反映出词人的无奈与洒脱。全词在章法结构上下关合:下片“满目”句照应上片次句,因离别而念远;“落花”句照应上片首句,因慨叹人生短暂而伤春。结句借用《会真记》中的诗句,即转即收。全词一改词人的闲雅之风,取景阔大,笔力雄厚,深沉而温婉,别具一格。